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代生宝宝 > 剖产记3:产床真的很吓人啊

剖产记3:产床真的很吓人啊

话说37周这一周很奇妙,4.1是周日,只顺产不剖腹;4.2周医生早上查房的时候问我说:要不要今天剖啊?我坚决地否定了,37w1D还很小呢嘛!4.3-4.5开始放清明节假,即使不放假,谁肯在4.4和4.5生娃吗?清明哎~~~于是只有周五4.6日这一个选择了。 我之前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一天的时辰,结果是除了凌晨的子丑寅时不适合生产,其他时刻一切ok。上天助我,就今天了! 据说这一天6楼胎儿医学组只有4台手术,全部是邹医生和周医生做。由于很早就确定第二天手术,所以5日晚上12点开始我就被禁水禁食,我愣是12点起来狂喝了一些,结果第二天早上9点才知道,我是今天的最后一台手术啊!!!!!这是为神马,难道因为我没给大夫们红包咩?玩笑了玩笑了,胎儿组都是好医生来的。 正好这天我爸妈从台湾回来,专门陪我来生孩子,一大早的带来一大堆台湾的照片让我看,围在我床边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很激动得讲台湾见闻,神马总统府啊、邓丽君故居啊、花莲海边啊,兴奋地口沫横飞。虽然有点吵到其他孕友,好在我立刻也换了单人病房,不用总跟大家说抱歉了。(胎儿组一病区就是好,你生的时候总归会给你一间单人病房,你想不要都不行哦,除非你不愿意母婴同室。单人病房也分两种,朝南的1000一天,朝北的800,可惜我住的那间虽然朝南,外面正好是门诊楼,阳光很差,也要1000,很不划算啊!有条件的话还是先确认一下病房吧) 没吃没喝地摒啊摒,摒到中午实在摒不牢了,太渴了啊!风韵犹存的护士长看我可怜,跟我说:“含点水在嘴里润润,千万别喝啊!喝了不能麻醉的!”搞了半天这一周所有的手术都堆今天了,光剖腹产有16台,还有妇科的手术占用手术室,真是晕死了我!我都快20小时不吃不喝了,要是顺产,估计也顺不出了吧? 好容易熬到下午4点,终于通知我可以上去3楼手术了。于是我反穿病号服,头发被套上手术帽,护工大叔推着我走向了3楼那个平时很神秘的手术室,百叶窗和爸妈等一干人等统统留在了自动开合门的外面。 手术室蛮大的,一进去是一长条的走廊,两边全是编着号的手术室,如果灯亮着,说明里面正在手术。大叔进去后先在旁边换了手术室的衣服,才继续推着我前行。我ms进的是9号手术室,那个空间大概有23个教室那么大,手术台很窄,我被推上去之后立刻手脚都被皮带固定起来,然后侧躺着。两个皮肤细嫩浑身绿色手术衣脸带口罩的冷艳护士,一个柔声细气地帮我扎了个超粗的滞留针,一个坐在边上填一堆资料,神马年纪姓名户口之类的东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记得我们为我这种外地准生证是否需要再在上海居委会开证明讨论了很久,最终的结论是:如果不在上海上户口,那无所谓啦。 后来来了个麻醉师,让我团成大虾一样,她好为我麻醉。说实话这动作做起来有难度,麻醉师说团得越紧脊柱之间的缝隙摸得越清楚,也越容易扎进去针,痛苦少一点;于是我try my best去做了,麻醉针打进去的感觉还好,没那么吓人,和插导尿管差不多。等了不知道多久,麻醉师拿针刺了刺我的肚皮和大腿,确认我没感觉了之后,通知邹医生,可以开始手术了。 在前面门诊的邹医生施施然进来消毒洗手,然后胖胖的周医生跳着舞步就进来了。护士给我戴上了氧气面罩,在我脸前面挡了一块白布,手术灯白晃晃地打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突然很慌:做了很多很多的功课,包括产前的产后的,唯独在产床上这一刻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心里很没底。手被绑带固定着,想抓着什么也没办法抓到,护士姐姐也不让我说话,那感觉真是无助死了。然后就听见邹医生和周医生俩人聊天,一会儿说:“矮油,****还挺厚的嘛,剪刀给我,再来一刀”,然后就是刺啦刺啦的剪肉声;一会儿俩人又说:“某某某他们最近怎么怎么了,哎呦,他们比咱们混得好呀!”反正前面